热线电话:+86-0000-96877

banner2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联系我们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话:+86-0000-96877
传真:+86-0000-96877
邮箱:这里是您公司的邮箱地址

ManBeTx彩票投注

当前位置:主页 > ManBeTx彩票投注 >

中国崛起伤美国自尊耶鲁教授保罗·肯尼迪这

发布时间:2017/04/21 点击量:

独家专访| 中国崛起伤了美国“自尊心”?保罗·肯尼迪说出了真相——

文| 徐剑梅刘晨胡友松

美国衰落没有简单化答案

第一个问题自然而然围绕肯尼迪至今仍不断再版的这本著作展开。31年间,《大国的兴衰》已翻译成23种语言印行数百万本,各种毁誉不绝于耳。那么,倘若重写此书,作者的主要观点有无改变?

后续,威海国际机场将根据该名俄罗斯旅客的恢复情况,为其改签客票,助其顺利成行。

——兴衰的主要和最终决定因素,是国家的经济基础和军事力量;

他说,以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要就此得出一个简单化的答案是极其困难的。美国经济各类迹象并存,既有创新和科技进步、就业市场的复苏,又有在全球市场的失利和退却,与中国、韩国、日本、德国的贸易逆差还将持续。许多迹象显示,特朗普宣布新的关税政策,不是在宣示美国的力量,而是在事实上承认美国人缺乏竞争力,反映出美国存在的巨大焦虑——不论投资比率、基础教育、医保总体水平还是技术培训,都显示出美国相对缺乏竞争力的迹象。相形之下,上世纪50年代艾森豪威尔执政时期,美国在这些方面远比当时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更加强大、更有竞争力。

——不断扩展战略承诺导致军费攀升,最终使国家经济基础负担过重,是一个大国走向长期衰落的开始;

▲保罗·肯尼迪在耶鲁大学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徐剑梅摄)

他同时指出,美国的相对衰落势头,并非不可逆转。尽管未来50年里,世界经济的总体趋势是东升西降——亚洲和非洲经济份额相对上升,美国和欧洲经济份额相对下降,但以美国经济的多元和体量之巨大,也可能通过创新和技术进步,遏制并逆转其相对的衰落。《大国的兴衰》成书于上世纪80年代,但到90年代民主党总统克林顿执政时期,美国经济就曾连年较快增长,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相应有所回升。

大国兴衰取决于经济实力

——大国的兴衰不是突变,而是一个渐变的长期过程。

他举例说,中国在过去30多年里经济不断增长。现在,到处听见人们谈论中国的大国地位、中国对世界事务的影响。明智的人们会认识到,中国目前在世界事务中的影响力,其基础是它的经济成功。一旦中国经济停滞或下行,人们也会怀疑中国在世界上相对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将减弱。另一个例子是日本。从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日本经济逐年增长,如果这一态势持续,日本将会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大国。但事实上,《大国的兴衰》出版两三年后,即大约1990年,日本经济停止增长,并从那以后长期停滞,日本的国际影响随之走低。

当时只有42岁的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阐述的主要观点包括:

他说,500年来大国兴衰的历史表明,大国相对的经济实力与地位,与其相对的军事实力或地位相关联;而大国之兴衰,最终、更重要、更具决定性的因素,是相对他国而言的经济实力;“大国的经济基础决定和影响着它的相对地位”。在国际事务中,包括金融和技术实力在内的经济力量更加持久,更加重要,超越文化的理解与误解。

肯尼迪教授使用“愚勇”(foolhardiness)一词形容特朗普的执政特点,认为他“没耐心”“不稳定”,政策诉诸波动的情绪和本能直觉,“经常冒犯美国的朋友和侮辱美国的竞争者”。但特朗普执政“不会搞垮美国,因为美国太强大,太有应变能力。但是领导人的一整套政策具有破坏性,使得我们生活在一个破坏性的时代”。

3月下旬的一天,在春雪初霁的耶鲁大学,肯尼迪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近两个小时的独家专访。

肯尼迪教授说,一个大国,如果经济健康强劲,就会兴盛;如果经济软弱、停滞和受到削弱,就存在问题,其在世界上的相对地位就会下降,这是一种普遍现象。虽然就此而言,不同的大国情况不同,并且技术进步的优势、特定大国领导人相对而言的聪明敏锐、大国相对而言的社会内在凝聚力,这些都很重要,但“大国兴衰的主旨是取决于经济”。

特朗普能够领导美国战胜这一挑战,进而让美国“重新伟大”吗?从肯尼迪教授对特朗普的评价来看,显然是困难的。在访谈中,肯尼迪教授多次点名或不点名批评特朗普。他说:“我们的领导人,从身体上、情绪上、从内心深处,确实没有能力耐心。他从不读书,就看福克斯新闻频道,不看其他新闻报道,早上醒来就想搞点事情。”

简言之,大国兴衰是与其竞争对手比较而言,而因对外黩武损害本国经济,是500年来全球舞台上,一个个兴盛一时的大国走马灯般走向衰落的主要历史原因。

民航资源网2018年4月5日消息:2018年4月4日17时20分许,由韩国济州航空公司执飞威海至仁川的7C8504航班正在登机,长长的登机队伍中,3名欧洲客人在有说有笑的随队伍缓步前行。快到舱门口时,突然1名客人站立不动了,双眼上翻,嘴流口水,随即倒地。见此情景,威海国际机场旅客服务部带班主任尚文娟第一时间通知机场医务人员和运行指挥中心,随即通知机场检验检疫部门。在等待医务人员到来时,机场服务人员和安检人员扶住患者避免他咬到舌头,其他乘客也纷纷过来帮忙。机场医务人员接到通知后,一边紧急赶往事发地点,一边联系救护车,运行指挥中心值班员赶到现场后,在客服、安检、医护等岗位人员的配合下,组织应急救护处置。经询问同行旅客得知,患者是俄罗斯人,走到飞机舱门口时突发癫痫,机场医务人员对其进行了紧急处理,吸氧和检查后,情况很快稳定下来,但血压较高,达到170/100,通过安抚患者情绪,患者同意入院治疗。

在机场检验检疫部门排除了传染病可能后,威海机场旅客服务部领导、韩国济州航空威海营业部领导与医务人员一同将患者送往威海市文登中心医院做行进一步治疗。威海国际机场在安全保障航班的同时也争分对秒地为患病旅客争取了救治时间。

——大国的兴衰是相对而言的,取决于当时环境里和其他国家实力升降的比较;

所以,肯尼迪教授说,大国的兴衰是相对的,对大国兴衰的思考和分析应当加以条件限定。他认为,就目前而言,长期趋势似乎是美国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将没有过去高;大概率事件是,以经济和军事指数衡量,美国可能失去世界第一的位置;但美国不会因此失去大国地位,仍将在国际事务中极具影响力,因为它内在实力和资源规模非常巨大,特别是它能够调动的各方面资源非常丰富。

保罗·肯尼迪,耶鲁大学历史系资深教授,是一位早在31年前就预测美国走向相对衰落的历史学家。在共和党总统里根执政末期、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之前,肯尼迪教授出版专著《大国的兴衰》,纵论公元1500年以降,近500年间世界大国的兴衰及其因果。该书面世后引发轰动和争议,一时间洛阳纸贵,各国争相翻译出版,美国国会当时举行数场听证会,召他作证陈述。

(供稿:威海国际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

在雅致的耶鲁大学历史系小楼,如今已华发萧疏的肯尼迪教授告诉本报记者,去年夏天,他完成了自己关于二战海军和海洋强国历史的最新著作,有出版社约他为《大国的兴衰》写篇新的前言,他因此深思这个问题,“想了很多”。答案仍然是:书中主要观点“不需要改变”。

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大国,在走向衰落吗?肯尼迪教授说:“你们可能不会满意我的答案,但我的答案是‘我们必须得观望’。”

肯尼迪教授一再强调衰落的相对性,同时也继续坚持他关于美国在走向相对衰落的观点,主要依据是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占据的份额缩小。他认为,对美国领导人来说,主要挑战就是如何成功地、智慧地处理美国这种相对衰落。